您當前的位置:校園生活網 > 創業動態 >

深圳教育:在擁擠的土地上開出花來

2019-12-13 08:05:20  校園生活網  本文已影響   字號:T|T

4f477dde81f2c5800e06e6e190ab15e3.jpg

編者按: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秦朔朋友圈(qspyq2015),作者小運河,創業邦經授權轉載。

“打怪升級”的學生

深圳人蕭毅(化名)在2019年考入復旦大學自然科學試驗班。

他畢業于深圳“四大名!敝坏纳钲谥袑W,位列當年學校高考理科成績第22名。

小學同學大多沒像他一樣幸運。除不少在普通本科外,50多名同學里,在985高校的,只有五六個。就讀在?茖W校里的,有15位左右。

“那所小學,肯定不差,但不算特別有名!奔幢阍诖说刃辛械纳钲谑行W,畢業生在六年之后,仍有相當部分只能入讀?。

這背后,是深圳相當激烈的教育競爭環境!霸谏钲,中考難過高考!笔捯愀嬖V我,這句話早已成為深圳考生和家長的共識。

2019年,深圳市公辦普高計劃招生不足3.5萬人,但全市有近8萬人參加高考。在這座把“來了就是深圳人”作為宣介口號的城市,深籍考生和非深籍考生的中考門檻并未有明顯差別,即便對于“四大名!倍,非深籍考生的錄取分數也不過是再高兩三分而已。

在蕭毅的班上,就有四五名四川籍同學。往前回溯十年,蕭毅和他的同學基本都是在六七歲時隨父母遷至深圳。

如此背景之下,官方數據表示,深圳今年的公辦高中錄取率約44.5%。這意味著,5名在深圳參加中考的學生里,幾乎只有2名能入讀公辦普高。

北京的情況如何?相比之下,17城區今年普高錄取率絕大部分均在90%左右,東城區和西城區更是出現103.17%、102.97%的爆表比率。隔壁的廣州,公辦普高升學率早已在60%以上。

不能進入公辦普高,擺在深圳學生面前的幾乎只有兩條路,要么是每學期學費不低于1萬元的民辦高中,要么是專注職業教育的中等職業學校。

蕭毅用“打怪升級”來形容他在深圳的求學進階路徑。在他的回顧里,準確地說,改變他命運的并不是高考,而是六年前的小升初那場考試。如果沒有進入深圳中學初中部,那么,他的中考競爭力就可能會大打折扣。從更大的視角來看,一個深圳學生在中考被淘汰的可能性,甚至要比高考環節更大。

2018年的深圳中學共錄取18個班級,錄取人數約800人,其中,深圳中學初中部生源就多達五分之一。能從普通中學躋身進入的學生,寥寥無幾。

要進入“四大名!,往往就需要先人一步,在初中階段即進入名校。像多米諾骨牌一樣,壓力自然而然轉移到深圳學生的小升初階段。除憑借高價學區房就近入學之外,學生只能借助選拔考試、藝術特長生和文化特長生三種路徑。拼的,要么是家長的財力,要么是個人的才力。

所以,教育資源也被壟斷了嗎?蕭毅告訴我,和外人的想象不同,他身邊的高中同學并不是非富即貴,大多是深圳中產階級——“那種父母有穩定工作,家庭有穩定收入,不需要勤工儉學的同學!睂嶋H上,他的班里還有部分同學家里都沒有深圳的一套房子。對于深圳移民而言,“在這里擁有一套房子可沒那么容易”。

但顯而易見的是,在深圳,教育成為一件步步為營的事。一著不慎,滿盤皆輸,這句話用來形容深圳求學,并不夸張。

“僧多粥少”的資源

學生的困境,更多來源于深圳緊缺的教育資源。眾所周知,在教育上,比起北上廣,深圳確實不占任何優勢。

對于在深圳參加高考的學生而言,落后的教育資源,至少表現在兩個方面,一個是有些貧乏的公辦高中學位,一個是較為有限的高校錄取名額。

2019年深圳兩會期間,就有至少23名深圳市人大代表聯名提交《關于加快高中學位建設的建議》《關于加大推進高中學校用地規劃、增加高中學位的建議》,集體呼吁政府增加高中學位供給。

根據公開信息顯示,深圳目前已有120宗法定高中用地,但市人大代表陳錦花此前曾向媒體表示,根據深圳市教育局的答復,實際上,雖然已到“十三五”規劃期間,但不少在2012年制定的“十二五”期間規劃用地都還尚未落實。

深圳寸土寸金,另有部分土地權屬復雜、拆遷耗時或者整備困難。此種情形之下,增設公辦高中學位,就不是一日之功,也不是教育部門一肩可挑。

實際上,深圳并不怎么缺乏高中學位,缺乏的是公辦高中學位。相比北上廣,深圳公辦高中錄取率要矮一大截。

民辦高中,實行市場調節價,低則每學期1萬,高則每學期10萬的學雜費,并不是每一個家庭都有能力承受。中職學校,畢業后的就業并不十分順利,況且這更不符合高學歷人群占比較高的深圳父母的期待。

進入公辦高中,難,進入優質公辦高中,難上加難。

這之后,進入名牌高校,同樣難。報錄比,也就是考生數量與錄取名額之間的比例,才真正決定各省真正的高考難度。錄取機會,而非錄取分數,是衡量高考難度的唯一標準。

從這一點出發,廣東高考幾乎在全國算得上最難。這背后,一面是過于龐大的廣東考生基數,一面是實在緊缺的省外高校招生名額。

廣東與河南是全國僅有的兩個考生逾60萬省份。2019年,廣東高考報考人數達76.8萬人,本科錄取人數接近28.8萬,本科錄取率為37.37%。而北京,當年高考報考人數為5.92萬人,本科錄取人數為2.94萬人,錄取率為49.7%。

與此相對應,省外高校在廣東招生名額卻又相當匱乏。2019年,北京大學在廣東錄取68名學生,在湖北和福建則各自招收154名和124名學生。而湖北與福建考生數量卻只有廣東的二分之一和四分之一。廣東雖有4所211大學,但211錄取率在全國倒數第一。

考生數量多,省外高校招生名額少,這讓廣東成為全國高考難度幾乎最高的省份。

深圳高考當中的困境,壓力更多施加給實力相對一般的學生,倘若在其他省份,他們本有更多機會去更好的高校。

“廣東高考,真正難住的不是萬分之一的尖子生,而是后面作為龐大基數的同學!笔捯闳绱烁嬖V我。

而對于蕭毅這樣的深圳學生來說,他的困境是,如何早在中考前就突破重圍,首先成為那萬分之一。

師資不均衡,但教育有特色

深圳中小學教育的另一個難題是,師資不均衡。

前陣子,深圳高薪招聘名校生成為各界關注的新聞。深圳“四大名!蓖瑯釉谶@一潮流當中。但實際上,真正缺乏優質師資的并不是“四大名!,也并不是福田、羅湖、南山等區,而是龍華、光明新區、大鵬新區等地理位置較偏遠的深圳地區。

深圳經濟發達,但亟需補齊教育短板。因此,高薪招聘名校應屆生,就成為深圳可行且必行的教育發展策略。

缺土地,缺師資,但深圳發展教育,并不缺錢。高薪與高福利,也并不是近兩年才實行的模式。

多名剛剛畢業的985高校應屆生告訴我,早在他們入職之前,學校教師就早已享受到此等待遇。只是深圳此前并未將“高薪”如此“大張旗鼓”地宣傳。由此,又可以看出深圳推動師資發展的巨大決心。

比起應試,深圳更看重的是綜合素質教育。2019年春季,在華大新高考聯盟舉辦的全國統一模擬高考中,共有各地名校一萬八千多名考生參與。前五百名考生中,深圳中學有25名,整個廣東不足50名。

“衡水中學模式”在深圳中小學教育體系中從不是一個被提倡和學習的對象。在這個商業氣息濃厚、創新意識強烈的高度年輕化城市,它的教育也呈現出自由、活潑和多元的特色。

“對于衡水中學的學生來說,考名校,必備素質是刻苦努力,那對于深圳的名校生呢?”

“也是努力吧。但這種努力是,高一高二在各種事務中努力學得很好,高三一門心思努力學習!笔捯闳绱嘶卮鹞。

“我們有些同學,到了大學,甚至會覺得本科比高中還累!痹谏钲谥袑W讀高中,蕭毅的學生時代滿是學生社團、社會實踐和體育活動,這當中,有時還包括作為休閑娛樂的電子游戲。

還讓人覺得驚奇的是,深圳很多學校會開設一個特色班級,有的會被命名為“未來班”,這個班級沒有其他地區學校意義上的班干部,學生們全部按照公司管理體制被劃分成財務部、人事部等小團隊,大家的職務是CEO或者CFO等等。

深圳這座城市的開放、多元與商業思維,自然而然地滲透到它的教育理念當中去。

對于深圳這樣的移民城市而言,因工作而“漂泊”到深圳的年輕人,似乎不大容易尋找得到歸屬感。但對于蕭毅這樣的“深二代”而言,在根深蒂固的觀念里,他們早已把深圳作為自己的家。

深圳沒有名牌大學。在這里搏得高分的學生,高考后都已離開這座城市。但蕭毅和我說,他總是能看到,中學同學在微信朋友圈里懷念著深圳。

“積極,有朝氣,機會很多,基礎設施新!边@是因為讀大學而離開深圳的年輕人懷念著它的理由。

“畢業后,還是要回去的!笔捯愫臀艺f,他和他的大多數中學同學目前都是這樣規劃著。

教育的目的是開花結果。年輕人們在這里接受教育,而后又離開這座城市。在經受的教育中,他們構建出對這座城市的認同與懷念。我想,這也正是深圳的希望所在。

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創業邦立場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問,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。
    本文二維碼:
    本文鏈接: 復制地址

    圖說天下

    _网上澳门百家乐 p62开奖结果2018045 双色球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版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规则 上海时时乐奇偶 股票配资业务员被判刑 广东好彩一最新开奖 福利快乐双彩 股票配资骗局案例